元宇宙發生了什麼?網絡泡沫的教訓

$MCADE 預售現在開始了!
$MCADE 預售現在開始了!

元宇宙發生了什麼?網絡泡沫的教訓

By Dan Ashmore - 一分鐘閱讀

自 Facebook 首席執行官兼啞劇反派 Mark Zuckerberg 宣布他的公司更名為 Meta,現已經過去快一年時間。

這是一個關於元宇宙方向的重大聲明,許多人開始宣稱它將涵蓋從社交到交易、工作到娛樂的所有內容。

正如我上週所寫的那樣,對於這位億萬富翁來說,這個賭注令人失望。

但縱觀整個市場,我們是否經歷相同的處境?人們對元宇宙的興趣正在減少嗎?

我決定先在 Google 尋找證據,在去年 10 月 Zuck 孤注一擲之後,搜索分析說明,人們對“元宇宙”一詞的興趣大幅飆升。而在不久之後,出現了穩定的下降趨勢。

毫無疑問,這個圖表顯示的結果令人沮喪。但這有多少可以歸因於元宇宙本身的概念,又有多少僅僅是因為宏觀的熊市環境?

這很難說,但毫無疑問,很多元宇宙項目都被過度炒作。人們可能相信元宇宙,但同時認為該空間中的多個代幣要么被高估,要么提供的效用不高,要么兩者都是。

我仍然無法弄清楚的一件事是,為什麼有這麼多投資者願意將資金投入到任何與元宇宙相關的事物中,無論該投資是否有可驗證的計劃以在最終的元宇宙中獲得市場份額。

當然,在如今如此殘酷的市場情況下,這種盲目的賭注已經跌落懸崖,但很多這些公司的估值仍然很高,即使在跌幅超過 80% 之後。

網絡泡沫

不要忘記,網絡對世界的改變是不可估量的,甚至超出了最大牛市的預期。不過,請想想有多少家公司在網絡泡沫破滅期間倒閉了。

Priceline.com 就是一個完美的例子。你可能不認識這個名字,但它曾經是最大的網絡公司之一。它擁有誘人的理論:每天有 50 萬張未售出的機票,客戶可以使用 Priceline 輸入他們願意為其支付的價格。

通過這種方式,航空公司卸下了多餘的庫存,客戶買到了便宜的座位,市場達到了平衡。有點道理,對吧?而在此期間,Priceline 會在每筆交易中抽成。

一個看似合理的商業計劃;一個市場缺口;還有會讓派對動物說道“哦,太聰明了”的東西。

它於 1998 年推出,在七個月內售出 100,000 張機票。推出僅 13 個月後,它就以每股 16 美元的價格上市。它在第一天飆升至 88 美元,收於 69 美元。同時,它也有進一步擴展的計劃——為什麼該系統不能用於預訂酒店房間、火車票甚至抵押貸款等?

在 IPO 日後,69 美元的收盤價使 Priceline 的估值接近 100 億美元。它是網絡短暫歷史上最有價值的公司。

然後,它下跌了 94%。

當然,這類型的故事並不罕見。納斯達克指數在 2000 年 4 月達到頂峰後僅一個多月就下跌了超過三分之一的價值。

網絡泡沫與元宇宙有什麼關係?

這讓我明白了。你可以相信網絡,而不必相信所有自稱是“網絡公司”的公司。這些公司是臭名昭著的虧損者,在網絡時代,它們會宣稱那些聞所未聞的利潤概念。例如,Priceline 在前幾個季度就虧損了 1.425 億美元。

然而,網絡顯然改變了世界。

今天仍有很多類似 Priceline 的公司存在。或許網絡時代的“利潤”就是元宇宙時代的“效用”。在投資任何這些代幣之前,問問自己,它們實際上是做什麼的?它們是否有明確的路線圖來利用元宇宙創造有形價值的東西?最重要的是,有什麼效用嗎?

這些看似是基本問題,而它們正是關鍵所在。這些確實是基本問題——但是這麼多的代幣卻無法回答。記住,創建一個加密貨幣並不難;從技術上講,簡單的複制和粘貼就可以創建一個。再加上如此多的現金湧入該領域——無論是來自投資者還是通過風險投資,那麼如此多的代幣完全崩盤也就不足為奇了。

每個 Amazon 都存在十個 Priceline。

這裡需要提到的另一件事是,(顯然)不能保證元宇宙會像網絡那樣對社會產生深遠的影響。即使網絡擊退了每一個可以想像到的目標,但現在仍然有大量的 Priceline 存在。想像一下,如果網絡倒閉了,會發生什麼?

最後的想法

不要僅僅因為你相信元宇宙,就盲目地相信任何與“元宇宙”相關的東西。

當然,在可預見的情況下,每一個加密貨幣——元宇宙或其他——都將繼續跟隨股市而波動,這就是目前的宏觀環境。因此,只要更廣泛的市場繼續滯後,即使是那些提供效用並且可以表現出色的公司,也不會為投資者帶來回報。

但是,即使市場復甦,元宇宙代幣仍然必須證明自己確實能完成某些事情——而這是很多代幣都無法做到的。與投資一樣,建議你對有問題的代幣進行盡職調查,屏蔽周圍的噪音,並問問自己上述討論的那些基本問題。

不要受元宇宙的甜言蜜語所誘惑。烏托邦式的夢想是沒辦法支付賬單的,網絡泡沫就是鐵證。